加载中...
写博文首页 >> 查看刘逸明发表的博文
难民踢足球:学德语 交朋友
[2017-07-16 22:20:28|by:刘逸明]


波恩的一个足球俱乐部每周二都欢迎来自毗邻的难民营的运动员们来练球。他们当中的大多数都只为快活,并练习德语。不过,也有个别人有高得多的理想:当专业球员。





点击查看原图

当一年半前,一群年轻的难民第一次踏上哥德斯堡(Godesberg)的这个足球俱乐部的球场时,空中飘舞着雪花。他们当中很多人没有球鞋,光着脚,在冰冻的球场上追逐那只球。

那是2015年11月。教练员埃贝林(Stephan Ebeling)邀请与他位于波恩南部的足球俱乐部直接为邻的难民营的青少年们去练球。他哪能想到:没有哪个难民的行囊里会有运动装备。而运动鞋很贵,对大多数难民来说,太贵。

埃贝林下定决心,一定要让他的所有运动员们都有足球鞋和其它运动用品。如今,每逢星期二,都会有一支由难民和德国人组成的混合球队在他的指导下踢球。现在正值夏日,酷热下,球员们在沙场上竞奔,足球和钉子鞋扬起灰尘。但没有人是赤脚的。埃贝林说,他们筹集了钱,为这些难民买了球鞋和其它运动用品,有些钱是在本地的一个学校募集的。

足球不仅为难民

点击查看原图

教练员埃贝林(Stephan Ebeling)



最初,埃贝林的那些非德籍球员大都来自叙利亚和阿富汗。现在,很多人来自非洲国家,比如,科特迪瓦和厄立特里亚。法语是球上使用最频繁的语言。他们的最大共性是,他们都是所谓的"无人陪同的未成年人":都不满18岁,在没有父母的情况下逃往德国。

除了这些难民青少年外,球场上,还有若干德国青少年。2016年1月,埃贝林倡议组建了取名为"青年结友"的地方团体,旨在推进年轻难民的融入工作。

在纪律方面,埃贝林教练不太计较。所有球员都没有义务每次训练都必须到场。球队的规模也因此伸缩不齐:有的周二会有多达30人聚集;有时碰上恶劣天气,会出现只有10人到场的情况。有一个人总是在场:难民营的一位工作人员。毕竟,在场上练球的这些难民都是未成年人。

职业足球梦

齐内度(Chinedu)在短期内成了埃贝林的固定球员。这个16岁少年4月前来到德国。他是从极端组织博科圣地(Boko Haram)手中逃离的。该组织在他位于尼日利亚北部的家乡施行恐怖主义。他一路经过尼日尔、利比亚、地中海,最后进入欧洲。

他告诉说,逃难非常艰难,很多人死在了沙漠里、小船上。齐内度目前住在一个未成年难民营内。这些孩子都是在没有父母陪伴的情况下来到德国的。他只享有临时保护:一年内,他不会被遣送出境。期满后,他必须重新提出居留申请。

齐内度希望留在德国。他的梦想:在德甲、英甲或法甲踢球。他说,他想成为一名专业球员,像梅西那样,在巴塞罗那,或在阿森纳踢球。

虽然在哥德斯堡足球俱乐部的某些难民颇有天赋,教练员埃贝林仍怀疑他们有一天是否真能进入专业球队。他指出,有些人失去了一到两年的训练时间,因为他们是在逃难的路上。

点击查看原图

齐内度(Chinedu)在短期内成了埃贝林的固定球员

来自叙利亚阿勒颇(Aleppo)的13岁的阿拉(Alaa)两年前来到德国。他没有成为专业球员的想法。他来训练是为开心,并改进自己的德语水平。他说,他以后要当医生,等到有一天叙利亚的情况改善了,他就回去,"叙利亚是我的家乡"。

埃贝林教练希望,他的足球训练能够帮助齐内度和阿拉这样的青少年难民融入德国社会。这位态度积极的教练说,"我希望,这些年轻人在德国能像德国人一样生活,能上学,将来找到一份好工作"。他希望,这些有过梦魇般经历的年轻人们能有无忧无虑的一刻:"重要的是,他们得到快乐。足球是一种简单的运动,-一个球,两个门,这就是人们所需要的一切。"(DW)​

点击查看原图 点击查看原图





阅读次数(1357) | 回复数(0)
上一篇:选战也讲颜值--自民党东山再起要靠他
下一篇:“不沾血的杀人狂”——美邪教“曼森家族”首领去世

loading...
最近谁来看过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