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写博文首页 >> 查看周蓬安发表的博文
周蓬安:小警察的“老婆群”VS县委书记的“群芳宴”
[2018-01-12 11:47:56|by:周蓬安]

周蓬安:小警察的“老婆群”VS县委书记的“群芳宴”

按照葛女士在举报信里的描述,在和这名徐姓女子交往期间,其丈夫徐某某还有多次不明原因的开房记录,此外还多次背着家人购买女性用物。葛女士称,在丈夫手机中,她还找到两段徐某某与不明女性裸体共处的视频。此外,徐某某的微信里还专门建立了一个 “老婆群”,里面多名女性均和徐某某称呼暧昧。(1月9日《现代快报》)

点击查看原图

以上内容系葛女士网上举报其丈夫婚内出轨,并和多名女性保持不正当关系的一部分。而她丈夫徐某某,是常州市公安局金坛分局民警。警方回应,目前,已暂时停止了被举报人徐某某的职务工作,正在对举报内容进行逐一核实调查。

警察作为特殊职业,较一般公务人员更忙完全是事实;因为临时性、突击性任务相对较多,不能很好地照顾家庭,也是不争的事实。但一个正常的社会,所有社会成员都应该享受合法的休息权,这也是起码的“获得感”。一年前,看到中国青年报《乘警警嫂家书:你1年回家8天 愿你闲下来想起我》一文后,我在《乘警1年回家8天,不值得尊敬》中写道:常识告诉大家,该乘警是有时间、有条件一年回家多次的,甚至可以通过同事间相互“倒班”而积累大块时间回家的。从人性角度看,一个可以顾家而不愿顾家的男人,绝对不能算好男人,也绝对不值得社会尊重,乘警“1年回家8天”,绝没有感动他人的元素,社会不该“点赞”。

点击查看原图

因此我要告诉广大警嫂及其他公职人员的夫人们,如果你的丈夫以加班、临时任务为名,长期延续“一周好几天不回家”,那十有八九在外有家了。拿脚指头也能想明白,中国实行“八小时工作制”,公职人员享受“双休”,偶尔加班很正常,因为工作放弃公休假待遇也很正常,但长期非正常地加班,你丈夫若不是年年获得劳模称号,你相信吗?如果你丈夫不是值夜班且白天倒休,而极为频繁地深夜不归, 这世上还有这么安排工作的荒唐领导吗?当地的治安状况也不至于这么糟糕啊。

就该案而言,金坛公安分局领导不见得就是真心包庇徐某某,但至少因为不重视葛女士的举报,而逼着她通过网络举报,估计分局领导有点后悔了。该文称,葛女士先后报警并向金坛公安分局反映,但并未得到满意答复。

点击查看原图

我相信在“金钱至上”的当今社会,这名徐姓警察不大可能仅仅因为个人魅力就能创造“与多名女性保持不正当男女关系”的条件,举报材料称其“利用职务便利”恐怕才是实质。

大家一定奇怪,那些省部级高官、厅处级实权派官员“包养情妇”、“与他人通奸”、“与多名女性保持不正当男女关系”,凭的是手中丰厚的行政资源,可以给这些女人以物质利益,甚至可以“日后提拔”,而一名基层警察,手中能有多少资源?

别小看一名基层警察的能量,有的邪恶起来那也是赛过“阎王爷”的,不仅仅表现在对你正常办事进行刁难,更厉害的是你的“小辫子”一旦被他抓住,他会将你往死里整。比如朋友间业余时间打打小麻将,警察定你个赌博就能将你往死里罚。查“卖淫嫖娼”更是他们的最爱,不但可以“罚款不开票”以中饱私囊,还能以公权力强行“扫描”女性隐私部位而满足自身的龌龊心理,满足其恃强凌弱的怂人心态。“嫖娼”者若是公职人员,他们还会威胁通知你单位,你损失就大了,因此就只能花大钱消灾。

点击查看原图

正因为极少数基层警察的邪恶行径,导致社会“仇警”现象愈演愈烈。也正因为有这样的权力,徐某某虽仅仅是一名基层警察,即使工资、奖金都如数交给老婆,也依然有条件“与多名女性保持不正当男女关系”。

有意思的是,徐某某还在微信里专门建立了一个“老婆群”,将这些女人聚于群里。绝大多数网友都不相信世界上还有这么荒唐的事,认为这些女人之间也会争风吃醋,最终让徐某某无法摆平。可对于那些无耻的公权力拥有者来说,这都不是个事,而且此前就有先例。比如福建周宁县原县委书记林龙飞,就和22名女性长期保持不正当两性关系。他在酒店举办“群芳宴”,让22位美丽妖娆的情人大团聚,还别出心裁地做了一个通讯录,还美其名曰“群芳谱”,以方便情妇们相互交流。 席间林龙飞还极富创意地宣布,今后每隔一年就举行一次“群芳宴”,还要设置“年度佳丽奖”,奖给当年最让自己满意的女人,竟赢得众情人的热烈掌声。

点击查看原图

很明显,林龙飞靠的是手中的权力,可以让“群芳”成员得到物质利益甚至得到职务上的提拔。若举报内容属实,则徐某某的资源应该主要集中在两个方面,一种是以掌握他人隐私为要挟,如邯郸辅警所拍的“车震视频”;另一种就是充当涉黄、涉赌、涉毒等违法犯罪分子“保护伞”,甚至迫使“卖淫女”长期成为其性伙伴。当然,也有可能通过威胁女方家人安全,以达到长期占有的目的。(我的公众号为“zhoupengan1”)

标签:蓬安,警察,老婆,县委,县委书记,书记,记的     阅读次数(391) | 回复数(0)
上一篇:周蓬安:“高铁扒门”事件,暴露管理漏洞
下一篇:周蓬安:南京交警,这么罚款有意思吗?

loading...
最近谁来看过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