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写博文首页 >> 查看周蓬安发表的博文
周蓬安:女会计贪200年工资美容,病得不轻
[2017-10-12 09:02:53|by:周蓬安]

周蓬安:女会计贪200年工资美容,病得不轻

10月10日,重庆晨报上游新闻《30岁女会计贪污千万公款,八百万用于美容消费》一文中,提到了原任江苏省高邮市农委现金会计柏玲在短短的两年多时间里,累计贪污公款达到惊人的1051余万元。2016年12月22日,柏玲因犯贪污罪,被高邮市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十三年零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200万元。



点击查看原图



一年前,笔者曾关注过该案,并在《为美容贪千万,想“过把瘾就死”?》一文中提到了一个需引起社会关注的问题,那就是久治不愈的“小金库”。柏玲贪的这些钱,就是单位“小金库”里的钱。而高邮市农委充其量也就是个正科级单位,在千万资金被弄走之后,领导仍浑然不知。若不是单位岗位调整,柏玲肯定暂时不会自首,还会继续“捞钱”,可以想象,这个行政单位实在是“太有钱”了。柏玲被判刑是活该,但如果该单位领导不被判刑,那也是说不过去的事。



点击查看原图



而柏玲贪的这些钱多数用于美容,就令人难以理解了。高邮作为扬州代管的一个县级市,柏玲在短短的两年时间里,仅美容竟然能花掉800多万,这是多么“高、大、上”的美容店才能开得出来的价码?“有时竟会贴满全身每张上万元的面膜”更让我这“乡下人”无法想象,什么样的面膜每张能价值上万元?有什么必要“贴满全身”?

其实,与众多男性官员因“色贪”而倒下一样,倒在“美容腐败”上的女性官员,也可以开列出一个很长的名单。比如被判处有期徒刑9年的北京市朝阳区农委原副主任董金亭,贪污公款17.75万元,受贿1.5万元,主要用于美容;花13万元做美容,然后以会议费、稿酬等方式公款报销,人社部办公厅副主任曹淑杰被以贪污罪判刑10年;北京华风气象影视信息集团法定代表人石永怡,美容消费100万元,获刑11年;获刑14年的北京市工业职业技术学院财务人员王连凤,贪污公款300余万为负担美容美体会所高消费和购买豪车;中国神华煤制油化工有限公司原总会计师魏淑清,美容消费19万余元,获刑20年;被判处有期徒刑11年的云南省石林县鹿阜街道办事处村级会计服务中心鹿阜中心代管会计段红云,在3年之内贪污679万余元,其中110余万元被用于整容,160余万元被用于购买服装,200多万元被用于消费包包、珠宝、手表等。



点击查看原图



首都北京还曾发生过系列“美容腐败”案。2015年10月,北京市纪委的一份通报显示,北京市卫生局工会主席白宏常常出入高档美容会所……她还用所辖部门工会的支票来支付美容费用,4年累计花了399万元。

白宏案发后,北京市检察机关顺藤摸瓜,竟一次性地查办发生在美容会所里的系列贪污、受贿案件,共立案13件,其中12起案件的犯罪嫌疑人均为女性,另一起是北京城建集团原副总刘某为情人出资美容的共同贪污案,13起案件的犯罪嫌疑人多为局、处级干部,涉案人员多、波及行业范围广。



点击查看原图



有些官员美容的部位还相当的“毁三观”。媒体曾报道,鞍山市国税局原局长刘光明为了以色相勾引官员,前后花500万元去香港、上海等地整容,光臀部整形费就达50万元,整出了一个“鞍山市最美丽的屁股”。 (《东方今报》2008年9月23日)



点击查看原图



“事后,刘光明问领导李某喜欢自己什么,李某摸着她的屁股半开玩笑地说:‘我最喜欢你的这个地方,特别有女人味。’”(《党建文汇》2006年7月)

相信这些为了美容而坐牢的“女贪”们,绝大多数应该预知这么做的风险,也会担心将来会坐牢,但却依然一掷千金,令人咋舌。尤其是刘光明花50万元整出个“鞍山市最美丽的屁股”,更是令人匪夷所思。而像柏玲这样20多岁的女子,按说都没有做美容的迫切需要,可她却抱着“过把瘾就死”的心态“捞钱”用于美容,实在是令人扼腕叹息。

这些靠非法敛财而随手就能花费数十万、数百万做美容的“女贪”,之所以敢于任意挥霍,尽情享受奢靡生活,除了虚荣,更多的肯定是无知外加无畏,其最大的共性无疑是“拎不清”,而像柏玲这样花费普通职工200年的工资总收入美容,实在是病得不轻。(我的公众号为“zhoupengan1”)





新闻链接:

30岁女会计贪污千万公款,八百万用于美容消费

点击查看原图

(长按以上二维码关注我的公众号)

标签:蓬安,会计,工资,美容,病得,得不,不轻     阅读次数(391) | 回复数(0)
上一篇:周蓬安:美突袭朝鲜,大约在冬季
下一篇:周蓬安:“1元巨型馒头”营销,可以多一些

loading...
最近谁来看过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