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写博文首页 >> 查看姑苏生发表的博文
赞《苏州评弹的传承和创新》文
[2017-12-07 17:11:21|by:姑苏生]

赞《苏州评弹的传承和创新》文

看了芳草先生的《苏州评弹的传承和创新》一文后,颇有同感,说到苏州评话、苏州弹词这两个曲种的发展历史和沿革,结合当前的实际状况,对评话、弹词的传统艺术该走什么路?该向什么道?提出了看法和警示,这就是“各家各说”,这是对苏州传统评弹的关注和重视,这里也谈谈我们的想法,不妨来共同探讨!

苏州评弹的传统书目有保护的、有演出的,也是当今的传承,但总是几部老书在反反复复的做市面,听得太熟了、太腻了,所以要创新开拓,老书可以加新酒,渗合调和,开掘新路,这屡“创”的一面,不能老拖住“老瓶”不放,没有“新酒”加入,哪来“创”的力度,浓度。所以,要在传承的基础上,来加些“新酒”,老书才能好听,书场才能繁荣,抱住不放“老”的,“新”的出不来,看来早晚难以为计,终将消亡。芳草先生在文中说:“苏州评弹在书台上逐渐积累了多种题材的长篇书目。”这是实情。十多年,评弹演员努力在创新书目,其中扬子江的“康熙皇帝”,惠中秋的“川岛芳子”,潘祖强的“芙蓉锦鸡图”,金丽生演出的“秦宫月”,司马伟的"皇太极",吴静的“王府情仇”,姜永春的“京都血案”等都是有持续高上座率价值的优秀创新书目。然而现在尚少必要的激励奖励机制。除了吴静的“王府情仇”得了2000元奖金,未闻对上述创新新精品有任何奖励的鼓励。自长篇至今未进入各类评奖。评奖的是中篇和短篇。评弹界资深人士讲,长篇是饭,中篇是美酒。芳草先生说:“苏州评弹的传承创新,以长篇演出为主。”长篇是根本。笔者呼听,立即是激励机制鼓励长篇创新。

芳草先生认为,评弹要为听众服务,都是听众的需求。笔者赞同,艺术之花的土壤是大众。对节目和演出的评价,大众应是首位发言人。如今评价权破权威和垄断者,听众9大众仅有一些参与权和有限的发言权。笔者建议各类评奖切莫让专家们垄断。大众文艺的花,大众是土壤。

实事求是讲,现在书场都是些老人、老太、白发苍苍在伥着,很少有中青年来欣赏苏州评弹,外地的客人,只不顾“观光”一下,什么叫“苏州评弹”进场“逛逛”了之。你看书场里稍微蹩足一点的先生,听众就寥寥,是不是这回事!因此,传承和创新的议题,道出了真谛,是关心、还是伤心?是绝不容忽视的。当今面临的考验,就关注于传承,创新两题。苏州评弹是个“宝”,是老听众的精神食粮,是艺是文是说是唱的一种力点,听众爱听,听众欢迎。长篇书目、中篇评弹,短篇弹唱,都是老祖宗传给的瑰宝、不能弃、不能丢、不能忘,更不能随意随之消失,保留的该保留,传承的该传承,创新的一定要创新,这是去腐存青,是白花竞放,是创作者和评弹演员的职责,义不容辞,重任担当,不忘初心,牢记使命,应为时而著,为事而作。传承、保留,创新在其源,长篇、中篇、短篇在其神,决不能让书目来得快,去的快,特别对新创书目,是新事物更要爱护、要关怀、要培育,让听众享受,不能一演就丢。传承创新并不矛盾,是相辅相存的,编新演新,开拓发扬,相互长存,让传统的好书成为不老之松,古木长青,让有传有新、有老有少,各展其长,传承老书也好,创新新书也罢,两全其美!书兴,国运兴;书强,国运强!

珍贵传承于新时代  献艺创新于新征程

苏州生丶西丁

阅读次数(184) | 回复数(0)
上一篇:赞《苏州评弹的传承和创新》文“
下一篇:观前街应回复苏州第一街 “

loading...
最近谁来看过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