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手机版| 论坛 | 博客|

打盆者的故事30万碗菜顶头上从未失手 面临失传困境

发布时间:2017年02月21日 | 文章来源:来源华西都市报 | 作者:佚名 | 访问量: | 【字体:
商企在线-文化评论网。官方网址:WWW.021ON.COM

打盆者的故事30万碗菜顶头上从未失手 面临失传困境

  打盆登高,亮相的就是绝活。

打盆者的故事30万碗菜顶头上从未失手 面临失传困境

  看得食客们瞠目结舌的“打盆”是先滩镇所独有的,如今在镇上打盆的只有陈长发和杨光祥师徒二人了。

  38年来,他脚穿草鞋、头裹白布、手持一块方巾,头顶数米长的木制食槽送菜超30万碗,却从未失手一次。

  顶着几十斤重的滚烫菜肴,在乡宴的席间穿梭自如,送菜如同杂耍,这项绝活就是“打盆”。

  “打盆”是先滩镇所独有的,据考证其祖师爷是清乾隆年间合江小漕支的王延武,历经10代传承至今。如今在镇上打盆的只有陈长发和杨光祥师徒二人了。

  草鞋,白布,特制托盘……

  “上菜了,”一声有力的号子响过先滩镇乡宴的现场,循声望去,一名脚穿草鞋、头裹白色头巾的男子已登场。他脱手顶着一张2米长、20厘米宽的特制托盘,10碗热菜整齐地摆放在托盘里。托盘像粘在了他头顶一般,任由他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灵巧穿梭,硬是没洒一滴滚热的菜汤出来,转瞬这10碗热菜就稳稳当当地送到了席间。

  “这就是我们独有的绝活——打盆。穿草鞋是防滑防摔,裹头巾是增加稳定,即便是三九四九冻死猪狗的大冬天我们也要穿起。”陈长发说。

  这天的乡宴上,18道菜都是陈长发老人打盆送到餐桌旁,整个传菜过程不到20分钟。每逢过年过节,红白喜事,老人都很忙,乡里乡亲要摆宴席的都想请他来秀一把。

  据合江县文化局考证,打盆起源于清代中期,当时古镇上办宴席,客人多菜品也多,上菜的人自然就得动作快。可老街狭长且窄,上菜的人多了,行走起来不方便,于是想出了打盆这一上菜方法。

  一双草鞋,一块白棉布,一条特制托盘是打盆者的标配:草鞋能使打盆者更快的行走而防止滑倒;白棉布包在头上也是为了更加稳定托盘;特制托盘长约两米,宽约二十厘米,为了防止溢出的汤水洒溅出来,边上还镶有约两厘米深的木挡条。

  头顶传菜超30万碗

  打盆的整个过程需要考验传菜者身体协调能力、体力、专注力,三力缺一不可。这门技艺历经10代传承至今,先滩镇也只有陈长发和杨光祥师徒二人了。今年66岁的陈长发,从27岁就开始学习这门技艺,“我出师后一直没中断打盆,平均每年要顶上万个碗,38年来打盆从未失手从头上掉下菜来。每个土碗有一斤重,这些年我顶菜也顶了快几百吨了。”陈长发打趣的说他都快练成铁头功了。

  杨光祥是陈长发的徒弟,在镇上经营了一家豆花店。80年代他就跟着师傅学习“打盆”。有着超强的专注力的他,不论周围环境多么嘈杂,都能保证头顶的长板平稳不晃。打盆时不仅能顶住长板健步如飞还能转弯,下蹲甚至可以金鸡独立。据杨光祥介绍,今年60的他还能头顶约几十斤重的食物和20斤重的传菜板自由穿行,打盆送豆花时还能顺便在热闹集市上买菜割肉。

  自家的孩子不愿学

  说起徒弟传承,陈长发老人多少还是有些遗憾,他自己孩子都不愿意学这项绝技。“我们这行辛苦,打盆打得是腰酸背疼还挣不到钱,娃娃都全部去外地打工了。”

  作为最后一代传人,杨光祥说:“我希望能够将‘打盆’技术传承下去,我现在身体还不错,虽然娃儿不喜欢学,但我仍然喜欢这个行当,我会继续干下去。”

  一双草鞋,一块毛巾,一条长木板……三十多年来他们师徒二人风雨无阻,三十多年来他们响亮的“上菜了”响彻小镇上空。

打盆者的故事30万碗菜顶头上从未失手 面临失传困境

  托盘像粘在了陈长发头顶一般,任由他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灵巧穿梭,硬是没洒一滴菜汤出来。

打盆者的故事30万碗菜顶头上从未失手 面临失传困境

  裹头巾是增加打盆者头部的稳定。

打盆者的故事30万碗菜顶头上从未失手 面临失传困境

  陈长发是四川合江县先滩镇的一个传奇。

打盆者的故事30万碗菜顶头上从未失手 面临失传困境

  托盘像粘在了陈长发头顶一般,任由他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灵巧穿梭,硬是没洒一滴菜汤出来。

文章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雨花石
  免责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商企在线)”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