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手机版| 论坛 | 博客
著名媒体人博主姚俊(湖畔小子)专访

【嘉宾简介】   姚俊,网名“湖畔小子”,杭州萧山人,1948年12月18日出生。曾任萧山绍剧团导演,萧山越剧团团长,萧山文化广播电视局文化股副股长,萧山文化馆党支部书记、馆长,萧山市社会文化管理委员会办公室副主任,萧山市文化市场管理办公室副主任,中共萧山市委外宣办副主任,萧山市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副主任(兼)。 2013年度新华社十大网友,2011、2012年度“凤凰网”十佳写手,2011、2012、2013年度“华声论坛”十大辣评手,2012年度“雅虎网”优秀作家,天涯“2013年度十大影响力博客”,“光明网”特约评论员,“法制网”网评员;“凤凰网·凤眼看人”、“互动中国·舆情观察”、“搜狐论坛·民间纪事”和“中工网·深入讨论”版主。

著名媒体人博主姚俊(湖畔小子)专访
  
  主持人:姚俊老师,认识你是2011年凤凰网十佳写手在广州举行的年会上,至今我无法把“湖畔小子”与你联系在一起,请介绍一下你网名的来历。


  姚俊:说到我的网名,不得不顺便说说家乡的“母亲湖”——湘湖。湘湖以风景秀丽而被誉为杭州西湖的“姐妹湖”。湘湖还是浙江文明的发源地。这里发掘的跨湖桥文化遗址,是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这里出土了世界上最早的独木舟,把浙江文明史前推到八千年;湘湖城山之颠的越王城遗址,距今已有2500多年的历史,是当年勾践屯兵抗吴的重要军事城堡,见证了“卧薪尝胆”的历史风云,为迄今为止保存最好的古城墙遗址;湘湖是唐代大诗人贺知章的故里,李白、陆游、文天祥、刘基等历代名人在此留有不朽诗文。

说到湘湖,就不得不说到一个叫做杨时的人。杨时,字中立,学者称他龟山先生,将乐(今福建)人。北宋熙宁九年(1076)举进士,政和初任萧山县令。当时百姓苦于屡旱,要求城西1 km处的一片水田辟为湖。政和二年(1112),杨时“以山为界,筑土为塘”,建成了一个人工水库——湘湖。用湘湖的蓄水,灌溉9乡14万亩稻田。“水能蓄潦容干涧,旱足分流达九乡”这是后人对杨时关心农事的歌颂。看到这里,大家便知道了湘湖的出处。

我与湘湖的渊源,最早是在少时,因为那是我和发小们当年经常游泳和戏耍的地方。当初我们经常去游泳的地方,被称之为是湘湖的“头湖”,也就是现在“杭州乐园”的所在地。后来的与湘湖结缘,已经是2006年。因为那时经过萧山方面的努力,这里被确定为“首届‘世界休闲博览会’”的主办地(现在已经成了“永久举办地”,每五年一届),而我是开幕式的现场执行总指挥。正因为如此,我一直以家乡有湘湖而自豪。

2009年底到2010年初,因为知道我经常在自己的“QQ空间”发文章,所以我的学长——“浙江沙牧”几次三番动员我去“新华网”开博。他让我开博的理由,是认为我有一定的文字功力,有一定的社会阅历和有对事物一定的判断力。因为拗不过,我便同意去试试,但去开博不得有网名?于是我就想到要与“湘湖”这个名字连在一起。说实话,我开始想到的网名并非“湖畔小子”,而是“湖畔老子”。但后来一想不对,如果我的网名中有“老子”二字,万一人家单叫后面两个字,不成了别人的“爹”?不成了对人不尊?但我又不愿放弃“湘湖”和“子”这三个字,所以一想不如玩个“心跳”,就叫“湖畔小子”罢了。也正是因为这个网名,所以后来凡与网友第一次见面,人家的第一句话,必是“啊?你哪里是‘湖畔小子’,分明是‘湖畔老子’”啊,哈哈哈!

  主持人:作为一个曾经搞宣传和策划的媒体人,是什么力量让你游走在网络的“江湖”,方便的话能否介绍一下自己的心路历程。

  姚俊:要说这个问题,其实就是我的性格所致吧。因为我这个人有一个特点,那就是自己认定了的事,必定会“疯”玩。年轻时练武术“疯”过,我可以早晨、上午、晚上一天练三功;学导演时我“疯”过,因为我学导演时“文革”刚刚结束,许多导演理论专著时值刚刚开禁阶段,新华书店根本就没得买。于是我就在浙江省图书馆办了一本借书证,然后把前苏联的世界著名导演斯坦尼斯拉夫斯基的理论书籍《斯坦尼斯拉夫斯基全集》一本本借来,一本本手抄,还借来了中央戏剧学院前苏联专家古里也夫的《导演学基础》和《导演学引论》,也用手抄抄完,以作为自己学习的资料,一共手抄了几百万字吧;到文化馆任职之后,为了教学交谊舞,我也为此“疯”过,分别参加了杭州市、浙江省和全国的“国际标准交谊舞培训班”,而且为此不断苦练。所以当开博之后,我又开始“疯”了。我对自己的要求是,不管工作有多忙,手头的事有多多,每天至少一篇,而且一定要保证质量,也就是起码自己要看得过去。正因为自己为自己定了“硬任务”,且有时如果有时间我又会“多多益善”,所以才成为了所谓的“高产”。所以如果一定要问,是什么力量让我游走在网络的“江湖”上,其实也就是一个字——“疯”!

  主持人:“湖畔小子”算得上是目前各大门户网站“高产”(时事评论)的写手,请谈谈是什么力量让你宝刀不老。

  姚俊:其实也谈不上宝刀不老,而是被“逼”出来的。当然这个“逼”字,应该分为两个阶段。第一阶段的“逼”,应该说是自己“逼”自己,觉得既然已经开了博,起码得自己对得住自己,也就是说非得写出个样子来,所以成了每天至少一篇。但没想开博的第二年,也就是在2011年,居然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自己竟被评为了“凤凰网”十佳写手和“华声论坛”十大辣评手。就这样,第二个“逼”发生了,因为“下不了台”了,必须更得好好写了。接下来,当然更被“逼”得不行了,因为每年都有被评上“十大”的荣誉,怎么可以对不起人家?对不起网友?不过话又说回来,说这个“逼”字,好有点让我觉得是乐在其中。所以说到底,是被“激励”了,呵呵!

  主持人:以你的人生经历,以及网络发展的趋势,请你对《商企在线——文化评论网》在今后的发展中提几点中肯的建议。

  姚俊:在我看来,《商企在线——文化评论网》要有一席之地,要有不断发展,有几个方面是不可或缺的,那就是:一、定位要准确,要在企业和文化两个方面做足文章,少一点政治性,多一点企业性和文化性,我以为这是一个必须;二、理念要正确,要把为企业服务放在第一位,要把“商企在线——文化评论网”的生存和发展,与为企业服务紧紧捆在一起,要有“一损俱损,一荣俱荣”的紧迫感,要在服务中不断壮大自己;三、观念要更新,且这个更新应该是一直不断的,也就是要与时俱进。要把国内外企业现代化管理和企业经营的先进思想和理念引进来,要把具有时代性的成功案例引进来,要让我们的平台成为“他山之石,可以攻玉”和“三人行,必有我师”的桥梁和纽带。
我以为,“商企在线——文化评论网”要生存和发展,这三点应该是缺一不可的。

  主持人:如今,网络已经成为了人们生活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多少人沉迷在其中,请问虚拟的网络与现实的生活该如何平衡?

  姚俊:在我看来,这个问题应该是因人而宜吧。虽然于许多人而言,现在离开了网络好像已经没法生活。但应该说,不同的人是有着不同的指向性的。有的人上网,纯粹是为了玩,比如他们可以沉迷于游戏而出不来,可以“乐不思蜀”。于这样的人,大多是为了在娱乐中度过快乐时光,当然也有的是在其中消磨时间,我以为于这样的人而言,好像无可厚非,因为这只是他们个人生活的一部分。如果一定要说如何平衡,那就是尽量不要无度,因为这于年轻人而言会玩物丧志,而且如果过了度,于所有人而言还会危及健康。如果是那样,就得不偿失了。
在虚拟网络与现实生活的平衡中,有一种倾向应该引起全社会的高度重视。那就是有少数人是带着犯罪倾向进入虚拟网络,然后在现实生活中实施犯罪。于这样的情况,作为网络写手,应该负起社会责任来。应该借揭发批判此类现象警醒世人,在提醒世人防患于未然的同时,自觉抵制和揭发犯罪行为,让此类现象成为“过街老鼠”。

  主持人:听说你一直反对网络评选中的弄虚作假,请问你是如何看待此类问题的?

  姚俊:在我看来,不管是何种网络评选,评选主办单位应该做到公正,公平,公开,应该抵制各种弄虚作假,应该保证其真实性,应该让真正优秀的人得到荣誉。就拿我来说吧,虽然现在已经被评上了那么多“十大”。但在所有的评选中,不要说同事朋友不知道,就连我的家人也全是不得而知的,我也从来不为自己投任何一票。在我看来,哪怕是拉了一票,真的到你评上时人家就会说,此人的票我也被拉过。如果是这样,我以为这个荣誉称号的“含金量”就打了折扣,而且我以为这是丢脸的事。我虽然不投票,但我会关注投票。当看到有人的选票出现异常时,我会很看不起这样的人。我甚至听说有人为了自己能上去,不但公开说“美国总统选举也公开拉票,我们为什么不能?我以为拉票正常得很”,而且有人居然出钱买票,以拉高自己的票数。对于这样的人,我从心底里看不起,因为这不但涉及到了一个人的人品,而且让评选失去了其应有的本来意义。

  主持人:从你目前的心态和身体状况看,确实可以用“小子”相称,请谈谈你是如何保持年轻心态的,又是如何拥有“小子”的身体的。

  姚俊:说到我的年轻心态,可能与我一直从事文艺工作有关吧?因为文艺创作本身就需要年轻心态,加上长期在这个领域工作,长期与年轻人打交道,自己的心态也就不会老吧。至于说到“小子”身体,可能与我年轻时练武有关,也就是说是年轻时打下了一个比较好的基础吧。不然,每天搞到凌晨三、四点才睡,早上九点钟就起来,怎么可能吃得消?不过从现在来看,我也得调整时间了,因为年岁不饶人啊,不可能一辈子“小子”到底吧?哈哈哈!
著名媒体人博主姚俊(湖畔小子)专访

  主持人:姚老师,我知道你比较痛恨网络抄袭,不过,在网络发展的今天,写手之间抄袭的问题也比较严重,请你以自己的经历和感悟,给网络写手们几点忠告。

  姚俊:四年多开博,我最痛恨的就是抄袭,或者说剽窃。我不知道有些人这么干有什么意思?自己不劳而获,而且被别人指脊梁骨,有意思吗?不要说因为剽窃在网上成了名,哪怕是因此而评上了所谓的“十大”,又有什么意思?因为在我看来,不管是网上的成名也好,还是甚至被评上“十大”也罢,在现实生活中并不见得有多大用处。可以为评职称所用?可以因此而加工资?可以因此而分到房子?还是因此而给自己带来“政治待遇”?好像一无所用吧?既如此,何必这样?所以在我担任版主的栏目中,凡有人被我发现有剽窃行为,我就会在点评中提醒这样的人别那么干。如果让我再次发现,除了向管理层报告之外,如发现此后还有此人署名的文章,我就一概不看,永远不给这样的人以机会。
说到经历,这样的事我已经无数次遇到。我去包括“天涯”在内的网络开博,当初就是因为有人剽窃了我的文章,才“跟踪”而去的。在这方面,我以为“天涯”做得很好,他们在接到我的举报并核实之后,立马就屏蔽了那个剽窃者的ID。但不得不说,有许多网络在这方面做得很不尽人意,哪怕有人举报了,并被证实了,他们也无动于衷。而剽窃者的一直盛行,应该与此有相当大的干系。

说到忠告,我以为用以下几句话就可以了:既然自己没有写文章的本领,为啥要在这里自欺欺人?正因为如此,我以为所有的剽窃者都应懂得这么一个道理。那就是,做一个“贼”是毫无意义的,而让许多人知道自己是“贼”,那就更不是个事。因为就此一来,不但失去了做人的意义,而且连祖宗十八代的脸都丢光了!可苦?!

0% (0)
0% (10)

商企在线-文化评论网独家专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