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手机版| 论坛 | 博客
秀外慧中--甘肃女作家屈荣芳(良子)专访

她的写作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那部作品在她文化道路上起到了指路明灯的作用?在她的一生中,发生过什么有趣、尴尬、危险、和无奈的事情?她又会给文学青年提一些什么建议?本期专访,将系统展示屈荣芳的心路历程

秀外慧中--甘肃女作家屈荣芳(良子)专访
屈荣芳女士近照

主持人:屈女士的写作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写作方向以哪方面为主?请给自己的作品风格做一个基本的描述。

屈荣芳:要说写作的正式开始就是1993年我在《天水报》发表的处女作散文《展现真实的自我》开始。一方面是自已的作品终于变成了渴望已久的铅字,一方面是这篇作品发表后我意外地收到了一封读者来信,那是麦积区委党校的一位老师写给我的,通过报社转交来的。正是这封读者来信,给了我极大的鼓励,把我彻底推上了不折不扣地写作道上。让我从此知道写作不仅仅是个人的事,也关呼大众的事,有无数双眼睛关注着我的作品我的成长,有无数颗心灵与我同悲同喜,同感应同共鸣。

写作方向许多年以写散文为主,我一开始写作就是写的散文随笔一类的作品,特别是以叙事与人物散文见长。近些年基本转入中长篇小说写作领域,以写生活纪实小说和职场励志类小说为主。主人公大多是生活在社会底层的一些悲情女性,以写她们不同际遇的坎坷离奇的悲剧命运为主题的小说居多。

作品的风格应该是比较现实主义的一类作品,语言素朴平实,颇有点老舍的风格,但又缺乏老舍的调侃与沉郁。我不喜欢梦幻般华美词澡的堆砌,和现在网络中比较流行的散文式的小说风格。我很赞同一位大家的话:小说是人名地名隐去真实的历史。在某种程度上小说更接近历史或历史的真实。

主持人:记得自己最早或是印象最深的一篇作品是什么?为什么?

屈荣芳:我自已早期作品中印象最深的一篇作品是《父亲》,这篇作品是我根据自已多年来对父亲血浓于水的浓厚感情及历经生活风雨苍桑多年以后对父亲深深的理解写成的。同时也凝结着我对父亲深深的敬爱。通篇几乎没有用到一个形容词,娓娓叙述中已见证着平凡中父爱的伟大,风格类似于朱自清的《背影》和朱德的《我的母亲》,这是一些文友评论的。当然这么说有点拔高自已或自卖自夸的嫌疑。这篇作品在不同的几次全国征文活动中均获过奖。其实这篇作品的绉形或者灵感来源于我最早初中的一篇作文《我的爸爸》,我的爸爸当时被我的语文教师当作范文在全班点评,后登上学校的油印小报被传送到十里八乡的学子手中。

主持人:写作过程中,有没有遇到印象最深的有趣或感动或尴尬或冒险的人、事或场景?请举例描述一下。

屈荣芳:写作过程中遇到过许多令我自已感动不已或十分有趣的事情,当然也有过冒险或陷我自已于尴尬的事情。现举一二例说明。

   比如我曾经出版的中篇小说《缘定今生》中的主人公临风是有生活原型的。那是我的一位中学同学,少年时校园中的他长得玉树临风,一表人才,学习成绩更是名列前茅,深得许多女同学的青睐,是她们心中的白马王子。他当初考大学考上我们本省的一所重点师范类院校,学的是当时最前卫的电子计算机专业。毕业分配在我们当地的一所重点中学当了一名副课老师,原因是这个学校在八十年代初期还没有建计算机教室。他不顾校长的耐心劝阻,力呈利弊,跳槽到了一家国营企业单位搞计算机工作,后因这家企业不景气面临倒闭又跳槽到另一家企业工作,遇到同样的打击与挫折,甚至到了要被迫解除劳动合同关系的地步。他婚姻更是一波三折,他的第一任妻子是他所在第一家工厂的一名工人,两人生有一女孩,后因性格不合等多种原因离婚,前妻去了深圳闯荡,扔下孩子给他。没办法他把在乡下寡居多年的母亲接回城里给他看护孩子,祖孙三人过着相依为命的生活。他跳槽到第二家工厂后,厂长又给他介绍了一个女人,是厂长原司机的老婆,司机因公车祸出事后厂长一直觉得欠这个女人的一条命,就把这个女人塞给他,这也是厂长当初答应他调到这家工厂的条件之一.他和这个女人结婚后,临风和母亲女儿一家三口搬到了这个女人在单位分配的房里。没多久就矛盾重重,糟糕不堪。他的女儿与这个女人的女儿之间的矛盾,两个大人之间的矛盾,大人与小孩 之间的矛盾,这个女人与母亲之间的矛盾。两三年后他和第二任妻子短命婚姻又走到尽头。他在外面东借西揍了一大笔钱免强买到了一处一室一厅二手房,把母亲与女儿搬了出来。因此得罪了这个厂的厂长,厂长本来把他安排到新技术开发部工作,就因此事把他一脚发配到下属的分厂竞聘岗位。结果许多分厂的厂长害怕得罪领导不敢要他,他被当皮球一样踢来踢去,最终才有一个分厂的厂长免强收留了他。他从此更是一蹶不振。这时他的第一任妻子小玉从深圳闯荡十多年后回来了,在一家超市打工。听说他再婚后在本市也找了一位包工头生活了两三年,之后也分手了,几乎和临风的第二次婚姻同时开幕同时谢幕。于是小玉以看孩 子的名誉经常来找临风叙旧,后又提出复婚的要求。两人同时从起点转了一大圈后又回到了原地,身心都经历了重大创伤。临风正准备考虑复婚这件事,鉴于她是孩子的生身母亲。可谁知小玉的病犯了,起初只是面黄无力,咳嗽吐痰,人也不断地消瘦,有一断时间连下床都成困难。小玉的母亲去逝了,家中只有一个多年疾病缠身的老父亲,哥哥嫂子都在外地打工。这种情况下临风主动承担起了照顾小玉的责任,用自行车推着小玉也是他的前妻到处看病就医。许多医院都检查不出来小玉得的是什么病,但也有医院提出疑似爱滋病的问题,让做爱滋病血清检查。可小玉拒绝了。临风也委婉的劝过小玉,小玉依旧不为所动。临风为给小玉到处看病花光了所有的积畜不说,责台高筑。许多亲戚朋友听说小玉有可能是爱慈病,都躲之唯巩不及。许多同学也都对临风的举动不理解,觉得他脑子进水了,他们曾讥讽劝临风说:学雷锋也不是你这样学的。临风扔然执着地照顾着生病的小玉,冒着被世人冷潮热讽、被误解,还有可能被感染爱滋病的危险。

就在这期间,也就是我们大学毕业二十年后的某一天下午,我偶然遇到了二十年不见的临风。虽然我们生活在同一个城市。我几乎认不出他来,可他却认出了我。他喊出了我的名字,并做了自我介绍。当时把我楞住了,我回忆了半天才回忆起眼前这个被生活压抑折磨得不堪重负,几乎变了型的中年男人就是当年的英俊少年临风,眼前的他黑黑瘦瘦,背微驼,脸上布满苍桑与皱纹。我不知他的生活中发生了怎样的巨变与打击。但我当时的第一意念就是鲁迅笔下月光下带着银项圈的少年闰土与多年后见到讷讷不知所言的中年闰土形象对比的轮回。临风约我第二天在某茶园小座并叙旧,因为他可能在某同学那里听说我一直在写小说,愿意把他的故事介绍给我听,让我写成小说。可能是他压抑的太久了,才想找一个倾诉的对象。在茶园里我静静的听完临风那类于电视剧一样曲折离奇的故事,我真的被振憾了,被他的一种执着高贵的精神。我也问他和别人同样的问题。既然与前妻离婚了,她又这些年不管不顾小孩的生活,她的病如若是爱滋病是她自已一手造成的,又是这种危险的病,你根本没必要自已这样借债来帮她看病。当临风告诉我,他只是认为这是一种责任与道义,他和她现在复婚是不可能的了,可小玉毕竟是孩 子的妈妈,只要有他在她身边,小玉就有一种念想和依靠支撑着她活下去的希望,如果连他都撒手不管了,念想一断,小玉有可能会更快地走到生命的尽头。

     回来后,我决定把临风的故事写成小说,才后来有了精彩的《缘定今生》中篇小说的出笼,并且主人公临风的形象,临风于平凡中见伟大的精神也感动了许许多多的读者,他们纷纷给我写信或留言,让我曾一次次的泪流满面,我终于拥有了我的粉丝群。

     至于让我尴尬冒险的事也曾有好几件,现举一典型例子说说。我曾根据我市某公安局长明明是浑迹于某洗头房寻欢作乐之际和三个社会上的小青年因争风吃醋被打了一烟灰缸,发生挣执撕扭事件。后公安机关伪造文件证据说他们局长是在某洗头房执行公务,提起公诉,这三个小青年确因防碍公务罪与寻衅滋事罪分别被判两年半与一年半不等的实刑结束。这几个小伙子中的一个家长后来千方百计地找到了我,说明了事情的来龙去脉,请求我为他们申强正义。我感到很气愤也很振惊,我觉得共产党的郎朗晴空下怎会发生这样的冤假错案,太不可思议。便写了一个纪实性的小说《被打的人是局长》,还原了事实的真相和本来面目,为三人申强正义,为老百姓鼓与呼。投了几家刊物都没有发表。这个小说后来收在我的一本作品集《深情回眸》里,书出版发行后,在社会上引起了一定的轰动效应。尽管小说中人名地名隐去了真实,全是化名,可当地读者还是喜欢对号入座,并且我的这本书也让这位局长大人看到了,当时他已经退休在家,他气的咬牙切齿,他的儿子也在公安局工作,几乎要以侵犯名义罪还是什么罪把我告上法庭,去找一位律师咨询,正好这位律师是我的一位中学同学,他委婉地劝了这位局长公子几句,让他不要起诉,说人家这是文学作品,又不是法律文书或法律报告,你打官司打不赢的,还会引起不良的影响。这位同学很快打电话给我知会了这件事,让我那段时间注意一下安全。万一人家诉上法庭让我先稳住阵脚。我知道惹了不该惹的主,惶惶不可终日,夜半接到无名电话会吓我出一身冷汗。如果他们明着来法庭上见还好办,我怕的是我一个弱女子,这位公子如果找几个黑社会的打手,在夜半无人时阴我一下,至少修理我一顿,那随便可以让我吃不了兜着走。特别是当我知道这个我得罪的局长大人原来是我的一位老乡,并且有可能还是我的一位远房亲戚时,我心中更是感到有了些许的尴尬与渐愧.

主持人:写作最大的动力是什么?你认为写作需要天赋或技巧哪个更多一些?

屈荣芳:多年来我把写作作为一种毕生追求的东西,一种事业,一种信仰来对待,当然也有把写作作为敲门砖升官发财的世俗成份在里面,我是一个不折不扣的俗人。几十年来,文学已融入我的生活,成为我生活的一部分,生命的一部分。这也是几十年来我写作最大的动力,也是促使我坚持下来并持之以恒地以致取得今天些许成绩的原动力。

至于提到写作的天赋或技巧的问题,我个人认为写作天赋更重要一些。如果没有这方面的天赋最好放弃写作找别的营生干。生活的积累与悟性也很重要。其实最不重要的是技巧问题。我在上大学学写作课时,老师往往给我讲到写作时怎样谋局布篇,怎么开头,怎样结尾,怎么样塑造典型环境中的典型人物形象等等,这都是在教我们写作的技巧。其实我们中小学时老师讲作文课何尝不是沿袭这样一种固定的套路与模式。这是一种要命的误导与误区,这些框框套套往往束缚住了同学们激情飞扬的思绪与创作灵感。让他们无法写作或者写不出好作品,这就是为什么许多中文系的大学生毕业后很少能成为职业作家或者著名作家的原因,往往学历史的,哲学的,医学的,理工科的走上写作道路并取得不凡成绩的人大有人在。

主持人:屈女士阅读过最早最深刻的文学作品是什么?请谈谈至今对那些作品的印象和感受。

屈荣芳:我较早阅读并且印象深刻的一部作品是巴金的《家》。那是上初中二年级时从同学那儿死磨硬缠借来阅读的,工作后我又买了一部《家》,至今收藏在我的书架上。

《家》,是巴金先生的代表作之一,<<激流三部曲》的第一部,我的印象中作品生动地展示了青年一代的忽然觉醒,以及对封建势力的挑衅,封建大家族及封建势力的没落,是我国文学史上的里程碑。 觉新觉民觉慧三兄弟中觉新是这部小说里塑造得最成功的一个人物。由于他处在长房长孙的位置,因此,为维护这个四世同堂大家庭的“和睦相处”,他凡事都采取“不抵抗主义”。他与他的梅表妹有一段美好的恋情,但是在这个封建大家庭里,婚姻大事是不由得他们作主的。他的父亲为他做了亲,他没有反抗,有的只是默默地接受父亲为他安排的一切。虽然他的内心十分痛苦,但他不敢说一个“不”字。而后他与妻子瑞钰成了亲。祖父死后,陈姨太以“血光之灾”为由,不许瑞钰在家生孩子,叫觉新送她到城外去。这事对觉新来说犹如晴天霹雳,但他还是接受了,结果封建迷信吞噬了她的生命。而在这之前,他的梅表妹也因为他,郁郁寡欢而死。然而对于这一切悲剧的发生,他无力反抗,甘愿继续痛苦地过着“旧式”的生活。

小说中的另一个典型角色觉慧,觉新的小弟,也是我最喜欢的一个人物形象,却有着与他哥哥完全不同的性格。小说典型地塑造了觉慧这个大胆幼稚的叛逆者的人物形象。他积极参加了学生联合会组织的的反帝反封建活动,猛烈抨击封建家庭。在婚姻问题上,他敢于冲破封建等级观念,毅然和丫头鸣凤相爱。对于长辈们装神弄鬼等迷信行为,他也敢于大胆反抗。最后,他义无返顾地走出了家庭。 《家》还重点描写了几个有着不幸遭遇的女子形象--梅、鸣凤和瑞珏。这三个女子虽然性格不同--梅悒郁,瑞珏贤慧,鸣凤善良却柔中有刚;她们的社会地位也不同,但她们的悲剧结局却是相同的。作品通过对这几位女子悲剧遭际的描写,进一步控诉了封建礼教以及封建道德对弱小、无辜、善良的人们的迫害,强化了全书主旨。 《家》是一部充分体现巴金创作成就和风格的优秀作品,它充分显示出了巴金在现代文学小说创作领域中所取得的卓越成就。曾经鼓励着一代热血青年前进的脚步,据说当年许多投奔延安的有志青年包裹里什么书没有,只留着一本巴金先生的家。可想而知这部书对青年人反搞剥削与压迫,反抗民族侵略意识的唤醒作用。

主持人:你最喜欢的作家或作品是什么?请分享以下您喜欢的理由。

屈荣芳:我最喜欢的作品是路遥的《平凡世界》,甚至其喜欢的程度远远超过了《红楼梦》。我认为《红楼梦》里面贯穿了太多的佛道思想,悲剧故事,许多人会因为读了《红楼梦》而想到自杀,会消沉颓唐,特别是青少年学生。而一个人如果读了《平凡的世界》,会感到温暖,会感到激扬向上,经受再大的苦难也不会自杀。会起到前苏联小说《钢铁是怎样炼成的》那种励志的作用。

主持人:让推荐几本书,你会推荐哪些?简单说明推荐理由。

屈荣芳:如果让我推荐几本书的话,我思索了一下,当然也是出于我个人喜好。外国文学我首推:《红与黑》、《简爱》,《钢铁是怎样炼成的》、《牛虻》。这些书对人性的宣染与描写很深刻,很厚重,对青年人又有励志作用。中国古典文学除了四大名著外,我就不多说了,这当然是要看的。中国现当代文学我首推《家》、《平凡的世界》,这两部书我前面已经提到推荐理由。另外就是获诺奖的当代作家莫言先生的文集,一定要找来看看。我和大家一样,以前很忽视这个伟大的作家的作品,几乎没有好好地看过他的作品,不羞耻地说,张艺谋先生执导的电影《红高粱》在国际上获得嘎纳贡斯大奖后我也不知道这部作品是根据莫言先生的同名小说改编的。他获诺奖后我到书店买了一本他的文集的盗版本来看,图便宜。这一看之下让我心灵受到强烈地震憾,他获诺奖当之无愧。其中有一部小说叫《蛙》,主人公是“我”的姑姑。这个姑姑一辈子在某乡镇的计生部门当计生专干与组长之职,是多少年我们国家极左路线推动下一个牺牲品的形象,几十年来经她亲手接生的婴儿有三千多个,经她亲手杀死的婴儿有两千多。她作为一个老姑娘一辈子没有生过孩子,她认为这是老天对她的报应。临退休时她嫁给了一个民间捏泥娃娃的艺人,又意外地受聘到一个名誉上生产经营青蛙的公司上班,实际上是一家非法黑市的代孕中心替那些代孕女接生,这种结局又是一个很大的讽刺与佛教上说的因果轮回。莫言每一部作品以魔幻现实主义的风格亦真亦假,亦虚亦实的手法,对社会人性丑陋,内心世界的的刻画与描写可谓入木三分。特别是他对每一个历史阶段大的历史背景下风云际会的刻画描述更是手起刀落,风驰电掣,驾驭能力超强,大家就是大家,他的作品像山一厚重,像海一样深广,堆在那里,不容我们置疑,他不获诺奖都难。

另外我要推荐一位女作家就是毕淑敏女士的作品给大家,,她的作品大家也不妨看看。我很喜欢她的每一部作品,不论是小说《昆仑殇》、《红处方》、《振救乳房》等,还是她的每一部散文集,书店有货我一定要买来看。她曾经是一位在青藏高原上呆了十一年的女兵,也是第一批送上海拔五千米以上的雪域高原的女兵,在和平年代她和战友们真正过着爬雪卧冰的生活,一不小心年轻的生命说消失就消失,说陨落就陨落,十一年中她看到了太多这中死亡的情景。正是拥有这种特殊的经历转化成的财富,她转业回到北京多年后有了提笔写东西的冲动,灵感像泉水一样汩汩地流个不止。从她的处女作《昆仑殇》一面世,后又改编成电影,就引起很大的轰动,之后她一发不可收拾,异彩纷呈。成为当代文坛上杀出一匹真正的黑马,无人能敌。她的语言华美且精典,感情细腻地可以捏出水来

主持人:总结你的以往,你引为自豪或深感遗憾的是什么?今后的人生有何打算?

屈荣芳:我引为自豪的是我这些年投入写作后写了许多大家喜欢看也爱看的作品,出过几部小书。有些作品还获过一些大大小小的奖励,为我挣得了一些荣誉。走到哪儿别人都尊重地称我为作家或者学者。经常被邀请到全国各地开一些学术研讨会等,受到当地政府部门和领导的亲切接待。深感遗憾地是我一直想在文化部门做一名职业作家,可以经常深入基层体验生活,名正言顺地写我心爱的小说,而且写出一些精品小说来,可一直没能如愿。我是搞教育工作的,写小说成了我的副业,尽管我是完成本职工作后写作,可别人或领导还是会认为我是借此追名逐利,不务正业,搞得我战战兢兢生活多少年。直到近些年情况才有所改变,因为我活得淡定了,不看重名利了,如果有了这种境界,当我不想在别人身上得到某种东西时,市长坐在我对面照样我可以谈笑风生,挥洒自如。这就是我要说的“有容乃大,无欲则刚。”

对今后的人生,我的计划是,安排好自已和家人的生活后,我会一直写下去。作家是一种一辈子的职业,这是作家这个职业的专利。既使我过几年退休了,我会到一个海边城市去,租一套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的房子,一边旅游一边搞写作,或者身体许可我的情况下,我会应聘到某报刊社做一名小编,一边打工一边自助写作。目前的刚完成了长篇小说《无力回忆》,正在寻求出版。我的下一部长篇小说《兄弟俩》已经动笔,有望年底完成初稿,这部小说打破了我以往均是以女性作为主人公的先例,而是第一次以男性为作我笔下的主人公刻画。其实之前的有一篇男性为主人公的轻喜剧中篇小说《老张征婚》。

主持人:在人生漫漫长路上,请以自己的经历、感悟给青年人提出几点忠告

屈荣芳:现在的青年人都喜欢急功近利,狠不得靠写作日进斗金。特别是那些网络写手,每天晚上日更五六千或一两万字,一个月不到就会胡编乱造产生一部长篇小说。一年十几部小说,说白了是在制造文化垃圾。这些年受网媒的冲击,严肃文学的阵地越来越萎缩了,一些正经的严肃文学杂志不得不倒闭或改弦更辙。一些严肃文学的作家也写起粗制滥造的通俗小说或网络小说。人心越来越浮躁不堪,大家又在推波助澜。可还是有一小部分作家坚守在严肃文学这块心灵的净土上,负隅抵抗,准备斗争到底,看不见光明,也看不出前途,可他们的心灵是光明的,洁净的。他们愿意为青少年学生坚守这块土地与战斗。他们的勇气和精神是可歌可泣的,我也是他们中的一员。既使写严肃文学挣不到钱,也不能养家糊口,我也不会改变我的人生信仰。我坚信,是金子放在哪儿都会发光的。好的作品是会经得起时间的考验的。多少年名著就是名著,垃圾始终是垃圾变不成宝。

     作为青少年文学爱好者,我的忠告是:一是如果你准备走上写作这条神圣的路,一定要放弃急功近利的思想,一定要放弃挣大钱的思想。还要做好坐得住冷板凳,守得住寂寞的苦行僧的思想准备,这个时代不是文学养活人的时代。先不要下手动笔,先阅读大量的古典或现代的中外名著。每天读一本书做不到的话至少一周读一本好书。另外钻研阅读一些国学的东西,四书五经,唐诗宋词汉文章,明清小说,儒释道诸子百家的东西,甚至集古人智慧于一体的易经等经典都研读一下,提高自已思想境界与修养,这很重要。古人说文如其人,你的思想境界高了,品德修为上去了,你才能写出高境界的作品。你的心灵有多大,你的舞台就有多大。还可以向横向发展,军事的,地理的,历史的,哲学的,生物的好书籍只要有机会一定要抓住阅读,不要限于文学这个狭窄的领域。小说家说白了就是一个杂家,要上知天文下知地理。让自已的变得厚重起来,再开始写作不迟,厚积而薄发就是这个道理。

      二是不要眼红某某人写网络小说挣了多少多少钱,上了什么什么首富排行榜,这都是虚的东西。网络每天像大海一样击沙扬波,长江后浪推前浪,一代新人超旧人,后浪死在沙滩上。你没有看到许多网络写手“作劳死”在公寓的有多残忍。我还是主张青年人一开始就写严肃文学,哪怕是一辈子写一部好作品或一篇好文章,为我们的后代争取守住这方净土。我们的民族之所以一代代薪火相传,生生不息,正是这种精神不倒的原因。如果有一天你的一篇小文或一首小诗在中国文学史上划过那么一丝痕迹,你也算是青史留名了。说实话我就是这样想的,也可能我的作品永远载入不了中国文学史,但我也不后悔。

0% (0)
0% (10)

商企在线-文化评论网独家专访